亚博体育滚球

        当前时间:
        发布时间:2019-10-22     作者:毛丽     来源:西卓煤矿     【字体: 】     浏览次数:

        神经病——我哥这样说我。脑子有问题——我嫂也这样说我。我哥我嫂是在我说了一句真话后才这样说我的。那一天他们开着奥迪回乡下来看我爹我娘。车停在家门口,,喇叭声神直了一村人的耳朵。村人们都说,你看人家董家那大小子,领导当着,小车坐着,大兜小包的东西拎着,水葱儿一样的媳妇挎着多风光,啧啧。我爹我娘就慈眉善目地把来看我哥的人们让进屋,拿出哥哥带来的香烟撒放到人们手中。人们就围上我哥,问他职务的,有同他叙旧的,求他办事的也有。我哥一副首长派头,挺着鼓起的将军肚,哼啊哈啊地应付着,我爹我娘就立在屋中央生动地笑。

        那时,我被挤在墙旮旯里,一眨不眨地望着我哥。望着望着,我就眯起了眼睛。这时,我就发现我哥头上悬着一把刀,很锋利很锋利的一把刀,那刀晃悠着,晃悠着,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发现这一问题后,我就挤到我哥面前,焦急地说,哥,哥,我发现你头上有把刀,众人的目光就齐刷刷地向领导的头 上望去。他们没有看见那把刀,他们只看见我哥头顶上有一根竹竿在晃悠着,那是我爹夏天用来挂蚊帐的。于是,我哥我嫂就说出了开头那两句话。

        那天,我哥临回城里的时候,对我爹我娘说,老二的病该去医院里看看了,晚了怕连个对象也说不上呢!我爹我娘连忙点头。我说,我没病,我说的是真话,我真的发现你头上有把刀。

        我爹我娘听了我哥的话,他们真的把我带到城里来看病了。在医院里,医生们给我做了脑电图,拍了x光,甚至还做了CT然后在我的病历本上签了意见,我认得那两个字叫“正常”。晚上我们就住在了我哥家。我哥在一个很不错的单位里当领导住一百七十平方米四室两厅的房子,能享受一切现代化的生活。当我坐在我哥家宽敞的客厅里观看那套家庭影院时,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大场里看露天电影的情景。我就对陷在沙发里的爹娘说赶明儿我也当个领导,给咱村盖个电影院。我爹我娘望了我一眼撇撒嘴说,傻小子,别想美事了,还是好好看电影吧!

        快吃晚饭的时候,我哥的小车司机来接我们。他把我们送到大酒店时,对我嫂子说,领导在二O八房间等着,吃完我在来接你们!说完把小车无声无息地开走了。

        嫂子把我们领上楼,我哥和一个块头很大的人正在房间里交谈。见我们进来那个块头挺大的人慌忙站起来,把我们全让在正坐上,然后眼神递给我哥,领导,可以走菜了吧?我哥就很矜持 的点了一下头,倾过身子对我爹我娘说,董经理是咱们县里的大腕儿,他听说您二老来了,非安排顿便饭,老董一边给我们斟水边把笑脸送到了老人的面前,“小意思,小意思,能请老爷子老太太吃顿饭是我的造化呢!”

        那顿便饭上了一些很方便的菜肴,清炖甲鱼,消蒸河蟹,盐水基围虾,还有一盘鹿肉;也上了一瓶很方便的酒,名字很好记,是鬼酒,不,酒鬼。那些很方便的菜我在乡下都吃着不方便,所以我就吃得多了些,我还破例喝了两杯酒,什么鬼酒?灌到嗓子里火烧火燎得难受!我娘在桌下一劲儿踹我的脚,我说娘,你甭踩我的脚,我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我吃饱了,我哥和董老板的酒才进行了一半。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叫进来一个服务员,那服务员斟一杯他们就喝一杯,真他娘的会享受。我就望着董老板和我哥。望着望着,我就又发现了我哥头上那把刀,它晃悠晃悠的,快挨着我哥的头皮了。我想告诉我哥,又怕他们骂我。吃了人家的嘴短,算了算了,还是别扫人家的兴吧!

        但最后我还是说了出来。那是吃完饭离开饭店的时候董经理把两瓶酒和两条烟塞给我哥,“酒给老爷子喝,这烟嘛,你就亲自抽吧!”说着还重重在烟上面拍了两下。我哥轻轻的推脱了会给我嫂子说让放到车里的时候,我又看到了车门上悬挂着把刀。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地说,哥,小心,你头上有把刀!

        我又一次挨了骂。第二天,我爹我娘就把我带回了乡下。我再也吃不到那样方便的饭菜了。我就馋了许久。

        那个深夜的电话铃声响得急促而突然。我迷糊糊地起来接电话,是我嫂的声音。老二,你哥犯事了,他……他进去了,那该死的老宋在烟盒里装的不是烟卷,是钱哪! …你和咱爹咱娘明天快来吧!说完,我嫂已经哭得走了调儿。
            我拿着听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爹我娘都醒了,他们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悠悠地说,我哥头上那把刀落下来了。

        分享给好友阅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雷红军的好日子》
        ,